推荐资讯

族长冷哼一声骂道懦夫,我兰油没有你这样的懦夫

发布时间:2018-05-22 14:54 浏览:
来到去卑的舅舅身边,李林和去卑,豹哥赶紧恭敬的行了一个礼,族长一看去卑,担心的说道:“去卑,你赶快藏起来,你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东羌人拿你怎么样的!”
 
    “但是舅舅!”去卑激动的喊道:“那东羌人肯定是不会放过我们的!舅舅,我是兰油部的子孙,我是不会退缩的!”
 
    族长凝视了去卑半天,有看了看李林,道:“你是汉人吧!”
 
    李林点点头,道:“这一会,连累族长您了!”
 
    “诶…………”族长听到之后,叹息一声,缓缓说道:“我受东羌摆布这么多年,哼!我也早就不想跟着他们了!东羌人凭借着强大的无力,横行草原,征服了一个又一个小部落,他们能将去卑抓去当奴隶,迟早也会来抓我们部落里面的人!今天既然这样了!我活了这么大的岁数,也不想再让他们欺压了!”
 
    族长一把年纪,可是越说底气越足,越说越是有力,缓缓的站了起来,拍了拍去卑,道:“去卑,你是勇士!你的兄弟们都是勇士,今天,我们就要跟这东羌人死扛到底!”
 
    “死扛到底!”去卑并没有怒吼,而是一字一顿的,狠狠的说了一句。
 
    族长点点头,带着众人缓缓走上前,东羌人已经带兵兵马摆开阵势,而最前面的,不是别人,正是去卑的表哥,也即是他出卖了去卑,看着自己的父亲这是要摆开架势打上一场,身为儿子的他可是十分惊讶,要知道,兰油部一共可以走站的壮男不过千人,剩下的都是老幼妇孺,而这一回羌胡人可是直接带了四千人而来,还都是东羌的精锐骑兵,就为了那三百个奴隶,谁也没想到这东羌竟然拍了这么多骑兵,但是人家可是必须摇着300人,去卑的表哥也看出来了,只要自己的父亲不交出来去卑和那300多人,东羌人肯定会直接杀进兰油部。
 
    不一会,只看族长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了出来,身边正是去卑,还有李林和豹哥,去卑的表哥已经,几步走上前去,喊道:“父亲!你难道还要包庇这些奴隶吗?”
 
    只看族长看到自己的儿子的时候,气的不行,胡子都快飞起来了,指着自己的儿子就骂道:“你这个逆子,你不配是我兰油的子孙,你……你……竟然出卖你的兄弟啊!你……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只看去卑的彪哥一摊手,道:“父亲,这些可都是卑贱的奴隶啊!我们为什么还要跟对待贵宾一般对待他们,还有这个去卑,父亲,你不要忘记,他不是兰油的人!他是匈奴人啊!父亲,我难道还要护着一个匈奴人吗?”
 
    族长立即喊道:“你……这可是你的亲表弟啊!你难道一点都不想着你们的兄弟情义吗?”
 
    只看表哥不削的笑了笑,道:“呵呵!父亲,他是匈奴人,我是羌胡人,我跟他不是兄弟!父亲,我求你了,你就将他们300多人叫出来吧!东羌的担任答应了,只要我们交出人来,这些人么立即撤走,还特意允许我前往王庭,在王庭之中任职啊!父亲!”
 
    “你……你……”族长听着自己儿子这么不忠不孝的话,气的上气不接下气,一旁的侍女立即上来给族长轻抚了一下胸口,族长换过一口气来,指着自己的儿子,道:“你难道就为了这些……就要出卖的你兄弟,你的族人,甚至是你的父亲吗!”
 
    表哥劝解道:“父亲,你为何不将他们叫出来,他们不是我的族人,再说,你看…………”说着,表哥指了指身后的数千东羌的骑兵,激动的喊道:“父亲,你要是不交出来那300个奴隶,这后面可有半部四千的骑兵啊!父亲!他们可是会将我们的部落踏平的!”
 
    羌胡人的兵马分为多个部,向东羌就是有十几个主要的大部组成,每个部大概八千到一万的兵马,一千人一个千夫长,一个部有一个首领,每个首领都是直接听从大元帅越吉,当然了,几个部的统领也是分为了几个派系,不一定是全部听从越吉元帅,而后在网上,就是东羌往徽里古了,所以今天来的这四千东羌骑兵,相当于半个部,也相当于一股很强大的实力了。
 
    “哼!”听了自己儿子的话,族长冷哼一声,骂道:“懦夫,我兰油没有你这样的懦夫,没有出卖兄弟,出卖族人的子孙!”
 
    “你……你……”去卑的表哥气急,只听后面那东羌的骑兵的头领喊道:“哼!你们不要在废话了,说,到底交不交人,不然我四千勇士,必然踏平你兰油部!”
 
    表哥立即喊道:“父亲,你看到了吧,听到了吧!还是快些叫人吧!”
 
    族长怒道:“我是兰油是不会叫人的!你!现在已经不是我的儿子了,你现在是我兰油的敌人!来人,给我射死这个不忠不孝的家伙!”族长一发狠,直接跟自己的儿子断绝了父子关系,一指自己的儿子就要让人射死他。
 
    “父亲……你……”去卑表哥没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这样的冥顽不灵。
 
    “给我射死他!”族长大怒的说道。
 
    “我来!”忽然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一声,李林一听,就知道这是自己那300兄弟里面箭法最好的,李林可是不愿意看到族长自己的儿子就这样死在族长和所有族人的面前,所以想出言制止,但是等到李林开口的时候,已经晚了。
 
    一声轻响,一支离弦的箭矢直奔去卑表哥的胸膛,一声尖叫之后,“噗!”人已经直挺挺的到了下去…………
 
相关阅读